《煮妇神探》大结局 1

第39集


毛庭鹤将寿桃扔在了地上,吉祥一个个拣起来,她真得有点伤心了。毛庭鹤返回宴会,下人推来一个大蛋糕,就在毛庭鹤要许愿的时候,蜡烛竟然熄灭了,这似乎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寿宴结束后,宾客们告辞离开,毛庭鹤想和张正到巡捕房再商讨一下假药的案子,毛儒毅叫住正要走出门口的父亲,说有几句话想跟他说,毛庭鹤让他改天再说,便走向了停在外面的汽车,他刚坐上车子,汽车就爆炸了!张正带领巡捕房众人,紧急勘察爆炸现场,迅速展开调查,佣人向巡捕供述,当时她曾看到苟吉祥在汽车门口转悠,毛母听到苟吉祥的名字,立即大叫着吉祥就是凶手,她一定是因为与儒毅的事情遭到毛庭鹤反对,所以才会痛下杀手。毛儒毅决不相信吉祥会做出这种事,张正在巡捕护亲自审讯吉祥,吉祥突然想起在公馆门口,那个鬼鬼祟祟与自己交手的男子,一定是他在汽车里安装了炸弹,张正向吉祥抱歉,按照程序必须先将她拘留。毛儒毅守在公馆门口,看着爆炸现场一片狼藉,回想起父子曾经相处的一幕幕,他觉得自己从未理解过父亲,田小田在现场找到了一块炸弹碎片,连忙拿回巡捕房检验。毛儒毅向母亲保证,一定会查到真凶,为父亲报仇,为吉祥洗刷冤屈,母亲哭着让他醒一醒,要是再被吉祥那个女人蒙骗,她就全当没有这个儿子。毛儒毅到巡捕房探望吉祥,表示自己相信她,吉祥很受感动,她觉得一般人很难弄到炸弹,害死督察的人一定大有来头,张正怀疑毛督察的死与假药案有关,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假药案的内幕,因此而被杀人灭口?毛儒毅认为两件案子如果有关联,那么只要侦破其中一件,另一件也会水落石出。弗兰克和楼父都假惺惺地来参加毛庭鹤的追悼会,毛儒毅告诉弗兰克,如果让他抓住那个害死父亲的人,就算他是整个法租界的总巡,他也不会放过,弗兰克看着毛儒毅的眼神,有些不寒而栗。张正悄悄询问丁大力李律师的动向,丁大力说那个李律师像吓破了胆,这几天一直没有妄动。弗兰克通知杨鹏,他华人总探长的任命已经下来了,杨鹏感激弗兰克的提拔之恩,他告诉弗兰克,真正的一枝枚并不是苏念秋,而是与张正有密切关系的李亚飞,弗兰克觉得好像抓住了张正的把柄,他让杨鹏全权负责调查一枝玫,尽快找到证据。毛母不听儿子的解释,坚持认为害死毛庭鹤就是吉祥,毛儒毅决定搬回家住,好好陪陪母亲。田小田送来的炸弹残片,经罗森鉴定发现上面都是法文,这让张正将怀疑的对象进一步锁定。田小田找到炸弹的出处,出货人却有事外出,他只能表示改天再来。张正召来李律师敲山震虎,让他趁早供出幕后老板,他可以免除他的一些罪行,否则等案件查清,他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李律师丝毫不受张正威胁,怒气冲冲斥责张正是浪费他的时间,他与假药案没有一点关系。杨鹏彻夜审讯苟吉祥,不让她休息喝水,苟吉祥假装晕过去,等杨鹏走后,她拿起了摔碎的茶杯碎片。李律师刚走出巡捕房,就围上来一堆记者,对着他又是拍照又是采访,记者们猜测他就是假药案的幕后黑手,让他有理也说不清,弗兰克从窗口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觉得一切糟透了。


第41集


小瓜向罗森供出,向其订购炸弹的是一个刀疤男,守在车外的毛儒毅和田小田正要高兴,突然枪声响起,楼父派来的杀手追踪而至,一枪枪欲置小瓜于死地,李亚飞急忙将小瓜扑倒,杀手见枪击不成,向车厢内投置了一枚炸弹,一声巨大的爆炸过后,车厢被炸了个粉碎。爆炸案的又一证人被灭口,案件陷入了僵局,毛儒毅认为目前当务之急,是先救出吉祥,张正只得硬着头皮再去求弗兰克。弗兰克想不到一向刚直不阿的张正,为了一个女人也会低头,他让张正与自己狼狈为奸,张正愤然拒绝了他,弗兰克气急败坏地让张正等着为吉祥收尸。楼父悄悄来见毛儒毅,说自己与弗兰克有些交情,他可以为苟吉祥求情,但前提是毛儒毅必须与姗姗成亲,毛儒毅已经猜到,楼父就是弗兰克的那位老友,也就是假药案和爆炸案的幕后黑手。为了救出苟吉祥,毛儒毅答应与楼姗姗成亲,楼姗姗知道后非常高兴,她来到毛儒毅身边,问他戒指的尺寸,毛儒毅表现得意兴阑珊,这让楼姗姗有些生气。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苟吉祥,没想到被通知释放,当她走出巡捕房的站口,却只有张正和李亚飞来接她,吉祥问两人毛儒毅干什么去了,两人的回答很不一致,这让吉祥疑窦顿生。张正支支吾吾地告诉吉祥,巡捕房之所以将她释放,是因为证据不足,吉祥将信将疑。苟吉祥回到武馆,老年痴呆的李师傅,无意中说出了毛儒毅明天就要与楼姗姗结婚的消息。吉祥不相信儒毅会这样对自己,她要到毛公馆问个清楚,李亚飞和张正急忙拉住了她,他们告诉吉祥:毛母一直以为害死毛庭鹤的就是吉祥,而毛儒毅本就是个花花公子,所说的话靠不住。苟吉祥伤心之下,把手上的订亲戒指褪了下来,让李亚飞还给毛儒毅。楼父与弗兰克密会,他有意在儒毅与姗姗大婚之后,就弄死苟吉祥,弗兰克觉得楼父太过大胆,这样会给自己惹来麻烦,楼父答应弗兰克,这次在动手时一定先通知他。毛儒毅与楼姗姗的婚礼即将举行,毛儒毅却还在想着苟吉祥,楼姗姗气得不得了。丁大力过来通知毛儒毅,吉祥要离开上海了,毛儒毅再也控制不住,他脱下外套让丁大力披上,疯了似地跑了出去。楼姗姗在婚礼现场,听到父亲与弗兰克的密谈,得知他们要杀害苟吉祥,心惊之下立即去找毛儒毅,但她掀开外套,却发现下面坐着的是丁大力。善良正义的楼姗姗决定去救苟吉祥,她穿着婚纱跑到人群中央,大声宣布:今天的婚礼取消!武馆门口,大家正要送吉祥离开,毛儒毅及时赶了过来,他拉住吉祥请她留下,两人正在说着话,楼父派来的杀手赶到,对他们举起了手枪。张正发现情形不对,飞扑过来推开了两人,大家一起躲到隐蔽处,毛儒毅要冲出去与杀手拼命,张正让他照顾好吉祥,自己冲了出去。张正趁杀手不备,一个锅盖甩过去砸掉了杀手的弹匣,杀手慌忙逃走,亚飞也冲了出来,两人一起向杀手追去。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