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煮妇神探》41

煮妇神探第33集剧情继承人自杀 留下杀人认罪书赵柔赶到美华旅馆,罗森与丁大力正在进行现场勘察,罗森鉴定赵刚也死于氰化钾中毒,而桌子上的两杯水,显示曾有一个人来过这里,丁大力在房间内还找到了一张支票,张正怀疑这张支票,应该就是那个来找赵刚的人留下的,罗森撬开赵刚的嘴,在他的牙齿上发现了还粘着一块泡泡糖,他怀疑赵刚的死与这块泡泡糖有关。丁大力到前台调查,旅馆的人告诉他,先前确有一个人来找过赵刚,那人打扮的花里胡哨,嘴角还有一块硬伤,符合这些特征的,不是爱德华还有谁?张正等人回蔷薇庄园寻找爱德华,管家打开爱德华的房门,却没有见到人,丁大力忍不住想,是不是爱德华也被害了?管家在客厅里发现了被电晕的爱德华,罗森检查出爱德华并没有死,但他仍故伎重施,让巡捕蒙上白布抬走了他。爱德华现场留下一封遗书,承认是自己杀死了白薇,他觉得良心过意不去,愧对白薇的养育之恩,所以剪断电线准备电死自己,经过管家和白兰核对,确认这是爱德华的笔迹无疑。毛儒毅记得先前白薇死时,欧阳管家曾为爱德华作证,说正在房间里为他上药,如今爱德华的遗书却说明,欧阳管家当时作了伪证,欧阳管家辩称当时他曾离开去拿纱布,等他回来就发现爱德华不在了,而他就在房间里一直等到他回来为止,当时张丰询问众人,他为了不给少爷惹麻烦,才撒了一点小谎。欧阳管家的话似乎说得过去,吉祥与毛儒毅分析案情,又经过一一比对,推测爱德华杀死了白薇,之后又想嫁祸给赵刚、白家康等人,但随着巡捕房调查的深入,爱德华怕泄露自己的罪行,选择了一再的杀人灭口。罗森鉴定出赵刚死于泡泡糖上的氰化钾,而爱德华房间内正好有这种泡泡糖,而白家康衣橱里包氰化钾的纸,也与爱德华房间里的一致,提示爱德华隐害白家康的事实,一切是那样顺理成章,凶手看起来必是爱德华无疑。张正召集众人到客厅,宣布案子可以结了,凶手就是爱德华,如今他已经自杀身亡,不具备继承遗产的资格,白薇夫人留下的巨额遗产,将由范冬梅和白兰平分。张正在大厅墙壁上发现了一张照片,里面是马拉奇与一个年轻人的合影,欧阳管家告诉他,那个年轻人就是自己,他从小接受马拉奇先生的资助,所以在他死后,一直留在庄园里工作,张正想不到欧阳管家与马拉奇还有这样一段渊源。毛儒毅始终内心有所疑虑,他与楼姗姗再次来到白家康遇害的房间,留声机里播放的音乐似乎在提示什么。李律师依约来到蔷薇庄园,处理白薇夫人的遗产,范冬梅与白兰听到钱又掐了起来,两人都觉得自己应该多分一些,李律师难以处理,让她们还是先商量好再说。张正与毛儒毅阻止李律师离开,他们要在今晚宣布,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白兰与范冬梅都很奇怪,凶手不是已经被证明是爱德华吗,难道另有其人?毛儒毅当着众人的面,揭开了蔷薇庄园凶杀案的层层面纱:原来,杀死白薇夫人的确是爱德华,两人因为遗产分割的问题产生了口角,之后白薇夫人被爱德华推倒,后脑碰到桌角突发脑溢血而亡。不巧的是,这一幕却被一个人撞见了,而后爱德华便成为这个人的傀儡,爱德华不知道这个人一直在谋划杀死赵刚、白家康甚至他,这个人就是欧阳管家。

34集 - 案件水落石出 弗兰克颠倒黑白在毛儒毅和张正的剖析下,案件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欧阳管家在杀死赵刚和白家康之后,煞费心机地定下了谋害爱德华的计谋,他先是将爱德华绊倒,使爱德华回卧室后必须洗澡,在此之前他已经预先改好了电话线,使浑身湿淋淋的爱德华在接触到话筒的一瞬间,立即被电倒,之后他剪断电话线,放到了爱德华的手上,造成他电击自杀的假象。爱德华所写的认罪书,是在欧阳管家胁迫下写的,因为白薇先前的那份遗嘱就在他手里,遗嘱上并没有把遗产留给爱德华,欧阳管家答应爱德华在写下认罪书后,会将遗嘱销毁,这样作为第一继承人的爱德华,就有了继承遗产的权利,但欧阳管家并没打算实践诺言,因为杀死爱德华,将赵刚和白家康的死嫁祸给他,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欧阳管家不知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让巡捕们最终怀疑到了自己头上,张正拿出两张照片,上面分别是李律师、欧阳管家和马拉奇的合影,这两张相似的合照足以证明,李律师与欧阳管家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相识,他们都是马拉奇先生资助的学生,凭两人的交情,要是一起合谋篡改遗嘱,是完全有可能的。李律师见事情败露,忙把全部责任推给欧阳管家,欧阳管家最终认罪,但有一点令张正等人猜不透,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这也是先前大家没有怀疑他的原因。吉祥通过女性的细致观察,为大家解开了疑惑:欧阳管家与白兰有私情,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他们的私生女赵柔,白薇先前的遗嘱是将所有的遗产捐给慈善机构,只有那份遗嘱消失,又杀死与赵柔竞争的其它继承者,包括爱德华、赵刚、白家康三人,遗产才会落到赵柔头上,而白家明与赵柔两情相悦,所以遗产给白家明一半,等于给赵柔一样。欧阳管家供认他销毁的那份遗嘱是李律师的,而白薇的那份遗嘱他始终没有找到,他自信在这个庄园里自己找不到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遗产最终会落到白兰和赵柔的头上。快递送来白薇夫人的遗嘱,她在遗嘱中宣布:将所有遗产捐给慈善机构,不给亲戚们留一分一毫。众人恍然,白薇夫人竟用这样的方式保护了这份遗嘱,范冬梅听到后大呼不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容不得任何人质疑。毛儒毅告诉她,白家康和爱德华并没有死,现在还在医院里晕迷着,范冬梅听了很高兴,但又责怪巡捕们不早告诉自己。张正要将欧阳管家带走,白兰从后面冲上来,狠狠地刺了他一刀,要为儿子赵刚报仇,张正忙将两人拉开,赵柔扑上来抱住母亲,白兰哭着骂欧阳管家是一个杀人恶魔,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在巡捕车上,欧阳管家告诉张正,当他第一次在夫人的沙拉里下毒的时候,他吓得手都发抖,他没想到苦心谋划的一切,到头来全是一场空,还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和女儿。毛庭鹤带张正来向弗兰克汇报,蔷薇庄园案情已经水落石出,弗兰克大发雷霆,要张正全组为白薇的死负全部责任,要扣除全组人一个月的工资,毛庭鹤想为张正说话,一心压倒张正的弗兰克根本不听,他还责怪张正对李律师严刑逼供,擅自篡改白薇夫人的遗嘱,张正梗着脖子要和他拒理力争,毛庭鹤见情况不妙,将他拉了出去。毛庭鹤告诉张正,在法租界一向是法国人说了算,弗兰克的一句话就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有罪的人说成无罪,张正感到了莫大的耻辱和气愤。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