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大逆转 保持稳定料成主基调

央行政策路径

春节假期结束之前,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媒体专访,透露出中国央行在政策方向上的选择。为了对冲春节资金流动性,央行通过逆回购操作投放了上万亿资金,节后陆续到期,市场普遍认为节后不会再进行大量逆回购投放流动性,而对于中长期货币政策,会优先考虑人民币汇率稳定,在人民币贬值压力减轻情况下,货币政策空间将打开。同时,周小川专访某种程度已经折射出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并制衡投机力量的新动作。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依然是保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导读“在春节期间,不少国际对冲基金也已经重新调整了人民币汇率估值模型,即从盯住美元的估值模型,调整为挂钩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的估值模型,现在对冲基金遇到的最大估值分歧,是参考IMF的SDR货币篮子,还是挂钩BIS人民币有效汇率指数,或是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

春节后首个交易日,此前跌势不减的人民币汇率迎来了大逆转。

截至15日20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4915附近,盘中一度上涨逾800个基点,涨幅超过1.12%,创下2005年汇改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CNY)受此影响,盘中一度突破6.50整数关口,境内外汇差缩小至50个基点左右。

“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出现大涨,主要是春节期间美元指数回落与离岸人民币上涨700个基点所引发的补涨行情。”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不过,15日中国央行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设定为6.5118,大幅超过市场预期值,同样是引发在岸人民币汇率大涨的幕后推手之一。

春节期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中国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外汇储备,不会让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

记者多方了解到,多数对冲基金对周小川此番表态的解读,是央行很可能将会调整某些人民币汇率管理策略,以此制衡投机力量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影响力。

“短期之内,国际投机力量也很难兴风作浪。”上述外汇交易员坦言。究其原因,他们沽空人民币套利的市场基础正出现动摇。

中间价大幅调高背后

在这位外汇交易员看来,15日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之所以创下2005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除了补涨因素,当天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超过市场预期“功不可没”。

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央行为了避免人民币汇率过度上涨影响出口竞争力,可能会小幅调高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至6.52附近。

然而,央行将当天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在6.5118,着实令市场吃惊不小。

“很多对冲基金的第一反应,就是央行似乎在重新借助中间价定价机制,力挺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涨。”上述外汇交易员表示。这背后,是央行需要维持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的政策需要。

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最新数据显示,挂钩一篮子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9.23,较前周下跌0.92%,较2014年底下跌0.77%,这也是这个指数公布以来第二次跌破100关口。

“考虑到人民币国际化与人民币汇率稳定的需要,央行似乎也希望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能保持在100上方,证明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依然处于小幅升值轨迹,有助于人民币被纳入国际储备货币。”一家对冲基金经理称。

受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意外大幅调高影响,15日当天不少国际投资机构与企业对人民币进行空头回补。

在这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这也在市场意料之中。毕竟,春节期间美元指数大幅回落至96附近,令这些机构适时调低美元资产配置,从而削减了人民币空头头寸。

有机构甚至认为,若境内外人民币汇差波动区间要恢复到春节前的200-300个基点,15日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需要补涨近1000个基点,反而形成了一个短期买涨人民币套利良机。

记者注意到,尽管15日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创2005年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离岸市场人民币成交量却没有明显放大——当天离岸市场人民币成交量约在70多亿美元,仅仅比此前数个交易日增加了约10亿美元,似乎预示着更多国际投资机构选择了观望。

上述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这主要是受到国际投行看涨美元观点的影响。尽管近期美元指数疲软,但高盛的最新报告依然不改他们坚定看多美元的立场。

高盛认为,美国潜在增长动能被低估,加之美元加息带来的利差优势,最终会令美元受益。

“其实,他们在观望中国央行与国际投机力量之间的一次对决。”他认为。

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新动作”

在不少金融业内人士看来,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接受媒体专访的表态,某种程度已经折射出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并制衡投机力量的新动作。

在前述外汇交易员看来,周小川此次专访折射出未来一段时间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管理的两个关键信息,一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依然是保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二是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会优先考虑人民币汇率的稳定,这意味着在短期内,央行不大可能采取降准降息等货币宽松政策,除非人民币投机沽空预期被大幅削减。

有金融业内人士分析,央行此举也是吸取了去年11月央行降准降息措施的经验教训。当时央行此举不但打破了去年8月11日汇改大跌以后人民币逐步企稳反弹的格局,也令投机力量有机可乘,利用央行货币宽松的市场情绪,加大人民币投机沽空潮,最终引发去年底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与此同时,央行一面重申人民币不贬值,一面“默许”人民币连日大幅贬值,又令市场对央行人民币汇率管理政策的真实意图产生分歧,进一步加重了人民币被投机沽空的压力。

“所以周小川此番专访的发布时间,就显得相当微妙。”上述对冲基金经理认为。由于周小川此次专访的发布时间恰恰在春节后首个交易日来临前,无形间令市场对央行向投机力量宣战所采取的制衡措施产生无限好奇。

在他看来,14日晚开始,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一度涨破6.50,表明在周小川表示不允许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后,投机力量也开始趁着美元回落与在岸市场人民币补涨机会,纷纷撤离人民币空头头寸。

有外汇交易员认为,这也预示着中国央行依然倾向于采取突发性汇率干预措施,对投机力量施加压力。此前,由于央行向人民币汇改意图传递不够清晰,市场普遍希望中国央行能采取前瞻性指引等做法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美联储将货币政策进行前瞻性指引,也存在一定瑕疵,比如可能被市场放大政策效应,引发更大的汇率波动,或者被市场误读,由此造成汇率反向大幅波动,反而加大了汇率管理难度。”上述对冲基金经理认为。更重要的是,央行保持突发性汇率干预措施,无形间会对投机力量构成不小的制衡压力,令其不敢大肆沽空人民币套利。

在他看来,在对投机力量施压同时,周小川此次专访,已经向市场清晰地传递了人民币汇率估值新参考标准,即在可预见的未来,人民币汇率将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即保持一篮子汇率的基本稳定,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

周小川表示,更加成型的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参考机制,还将涉及一系列安排,包括引导市场测算保持一篮子汇率稳定所要求的汇率水平,要求做市商在提供中间价报价时考虑稳定篮子的需要,以及央行在进行汇率调节时维护对篮子稳定的策略。

“在春节期间,不少国际对冲基金也已经重新调整了人民币汇率估值模型,即从盯住美元的估值模型,调整为挂钩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的估值模型,现在对冲基金遇到的最大估值分歧,是参考国际货币组织(IMF)的SDR货币篮子,还是挂钩世界清算银行(BIS)人民币有效汇率指数,或是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因为周小川的专访并没有明确人民币究竟会参考哪个货币篮子,这也增加了市场对中国央行管理人民币汇率不确定性的担忧。”他直言。

作者:陈植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