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有生命,有性格

冯骥才

1942年生于天津。当代著名作家、文学家、艺术家,民间艺术工作者,民间文艺家,画家。曾担任天津市文联主席、国际笔会中国中心会员。现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中国小说学会会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职。代表作有《俗世奇人》《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神鞭》《三寸金莲》《一百个人的十年》等。作品版本甚多,有英、法、德、俄、意、日、西等十余种文字译本。

《俗世奇人 贰》是作家冯骥才继《俗世奇人》之后的又一部描写天津卫清末民初奇人异士的力作。小说里的人物有声有色有脾气有模样,活灵活现,读完小说掩卷之后,你会看到活脱脱一群立在书上的天津卫奇人异士。小说具有浓郁的地域性,鲜明的人物性格、生动有趣的故事耐人寻味,尤其是作者精练、有画面感的语言,准确地为读者勾勒出清末民初天津卫的各色人物。

近二十年来,冯骥才忙于中国文化遗产抢救,每年只有国庆与春节的假期是属于自己的,几乎无暇写作,大部分小说都殁于腹稿中。可他仍然在百忙中挤时间写出了这部《俗世奇人 贰》,冯骥才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们这个时代充满文化和文明的挑战,这是一个民族最容易失忆的时代。我想从人的集体性格去记录一个城市的历史与文化的精神。”

作家必须杂学旁收“杂学是生活,也是知识。杂学必须宽广与地道,而且现用现学不成。照古人看来,没有杂学的小说,只有骨头没有肉。”

新金融:《俗世奇人》《俗世奇人 贰》这两本书,有一种“三言二拍”的醒世味道。您最终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冯骥才:这要靠读者自己去感悟。一部好的小说,每个读者的答案是不一样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人与人的立场不同,生活经验不同,价值观不同,看待事与人得出的结论自然不一样。比如《聊斋志异》的鬼狐故事中也隐藏着很多东西,有的包含着人生哲理,有的是对爱情、人性、社会的一种揭示,有的是对时弊的一种暗讽。好的小说,里面的人物一定是能在读者心中活起来的。

新金融:书中的人物及故事背景都设定在清末民初,这是为什么?

冯骥才:我承认,我是从文化视角来写这一组人物的。从年鉴学派的立场来看,任何地域的性格,都是在其历史某一时期中表现得最充分和最耀眼。比如上海味儿最浓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北京味儿最浓是在清末八旗子弟衰落的时候,而天津味儿最浓就是在清末民初,尤其民国初年,开始有了租界,天津这个地方华洋杂处,有说天津话的(老城里),有说普通话的(五大道),也有讲洋文的(租界)。1860年以后,外国人不断侵入天津,所以天津人的好强、倔强、嘎劲儿在那时全出来了。

新金融:清末民初,是社会开放和转折时期,当下整个社会恰恰同样处在一个转型期。小说有没有影射之意?

冯骥才:具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这个小说才有了好玩儿的地方。书中的《洋相》、《青云楼主》,都是天津人和外国人打交道的故事,天津人有开放的一面,也有保守的一面,到现在也是如此。书中的背景虽是清末民初,实际上是现在的人物,我给他穿上了民国的衣服。

新金融:您笔下这些身怀绝技的奇人异士主要来源于哪里?

新金融记者 李香玉

作者:李香玉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