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转型升级技术工人“涨价” 6000月薪企业仍遭“招工难”(图)

东莞转型升级技术工人“涨价” 6000月薪企业仍遭“招工难”导读
东莞市人力资源部门调查显示,该市企业开工率为60.81%,企业员工返岗率为77.11%,两项数据均比去年略有上升。这也表明,珠三角、东莞的劳动力并未出现严重流失。不过,返城农民工在重新“用脚投票”的过程中,却未必走向原先的企业,而是出现明显的分化。

见习记者 杜弘禹 东莞、广州报道

1月下旬,广东中部,被誉为“世界工厂”的城市——东莞,又迎来一波波寻找新工作的人潮。

38岁的张华递上简历,可是由于缺乏一技之长和偏大的年龄,企业的招聘人员拒绝了他。

同龄人邓平根则比较幸运。他有2年的模具技工经验,在当天的招聘会上,多家企业给他开出5000元以上的月薪,比他先前在无锡打工时高出约2000元。

这并非个案。在普通劳动需求减少的背景下,东莞企业对于技术工人的需求开始增加,用一家企业的话来说:“劳动力”不值钱,值钱的是“技术”。

尽管如此,东莞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是有局限性的。由于东莞企业普遍以中小型为主,且“代工”模式下产品附加值仍然不高,许多企业“请不起”更高级技术工人。

东莞的整体转型,仍然任重而道远。

东莞:技术人才吃香

作为一个工业重镇,东莞已经习惯于人来人往。

2016年初春,尽管还没到元宵节,但前来东莞找工作的人已经很多,大大小小的招聘会也正陆续密集举办着。

事实上,由于实体经济整体下行,东莞对于普通工人的需求正在减少。

但是寒冬中也有暖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研后发现,对东莞企业来说,他们最看重的是一类人才——技术工人。

东莞市中科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精密部件生产的中小型企业。对它的企业招聘负责人陈女士来说,如何招聘足够多合格的技术工人,成为她的一大难题。

“技术工人现在很抢手,这几年的流动性比较大,招聘成为常态。我们企业不足100人,今年需要招聘约10名技术工人。”陈女士表示,“而且,技术工人更渴望晋升,比如做操作员的想去编程,而我们这类小企业内部的优质岗位一般较少,导致很多技术工人寻求外部提升。”

上述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给技术工人开出的工资大概在4000元到6000元左右,和往年相比有明显提升。“可惜,问的人多,真的过来的人少。要招合适的技术工人,实际上非常难。”

面对招工难,东莞市金隆纸塑制品有限公司的招聘负责人方爱平也有同样的感慨。“最近几年的流动性特别明显,一直有人走,感觉随时在招聘。”他表示,对于普通工人,他开出的工资是3500到4000元。对于技术工种,开出的工资则在6000以上。“但同样不好招。”

这些企业面临招工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是中小企业。随着外贸疲软、工厂外迁、产能过剩等困境的出现,东莞的中小企业出现了明显的波动。陈女士表示,该企业主要做外贸,而目前外贸环境下,订单不稳定,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人员流失和招聘困难。

而张华此前所在的是一家规模不大的五金厂,在春节前,这家公司开始不及时发工资。张华敏感地察觉到:又得重新找工作。并且这次,他决心要去一家大企业,因为大企业更有收入保障。

但这并不容易。东莞是一个以中小型企业为主的工业城市。在东莞市中小企业局去年发布《2014年东莞市中小企业经济运行分析报告》中显示,2014年,东莞全市共有规模以上工业中小微企业4993家,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95.34%。

升级困境:

高端技术人才“请不起”

中小企业扎堆的情况,对东莞的转型升级设置了不小的难题。

春节前,东莞市收集了540多家企业的节后用工需求。统计信息显示,这些企业一共将在节后提供8.3万个空缺岗位,同比2015年的15万减少四成多。

东莞市人力资源部门分析认为,今年节后岗位数量减少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统计口径调整,月薪低于3000元的低层岗位不纳入统计;二是受到经济大环境影响,部分企业受订单等影响,用工需求减少;三是近年推进“机器换人”,弥补了企业用工不足。

而对于订单减少的企业来说,如果希望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必须要经历一轮转型升级。东莞传统以制造业为主,主要涉及领域有家具、服装、电子、玩具等行业。

据了解,东莞许多企业开始加大研发投入,部分代工电子厂商尝试转型为硬件方案提供商,也有许多代工的纺织企业,选择和电子商务合作,甚至进入高端的服装定制行业。

而在这背后,无法缺少有较高技术的人才。但是,受困于资金、成本压力,东莞大量的中小企业,却无法付出更高的薪水,招聘更高一层次的技术人才。

在采访中,记者遇到了一位高级技术工人曹国敏。他的年纪不到30岁,但年纪很轻就开始学习机床,技术水平较高。辞职前,曹国敏在无锡一家工厂,月薪超过7000元。考虑到东莞是工业重镇,制造业发达,他希望自己的技术能换取更为可观的工资,同时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技术。

但在东莞的招聘会上跑了一天,曹国敏感到非常失落。因为多家东莞企业能够给出的工资都不如他在无锡时的高。“甚至有一家企业看了我的简历后表示,"你的技术对我们来说太高了"。”

曹国敏遇到的问题,其实是东莞转型升级中问题的折射。

东莞此前提出,希望由高技术含量、高附加价值产业替代低技术含量、低附加价值的产业,通过“腾笼换鸟”,实现“产业转换”。因此,东莞在产业结构等几方面加大了调整。据了解,东莞三大产业结构,从2010年的0.4:51.2:48.4,逐步调整为2015年的0.3:46.3:53.4,第三产业的比重加大。科技创新投入方面,东莞的R&D经费占GDP的比例从2010年的1.22%逐年提高到2015年的2.3%。全市对外贸易依存度从最高峰的433.8%下降到166.3%。

然而,缺乏足够资金、习惯于赚外贸“快钱”的东莞中小企业,所需要转变的不仅仅是发展思路,还需要有足够的魄力。

2月17日,东莞市人力资源部门调查显示,该市企业开工率为60.81%,企业员工返岗率为77.11%,两项数据均比去年略有上升。此外,广铁集团统计显示,2月13日开始,每天到达珠三角各大火车站的农民工旅客将突破60万人,同比增加1成左右。

这也表明,珠三角、东莞的劳动力并未出现严重流失。不过,返城农民工在重新“用脚投票”的过程中,却未必走向原先的企业,而是出现明显的分化。

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东莞,仍然在经济下行的寒冬中努力前行。

作者:杜弘禹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