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的艺考年:报考者百里挑一 以梦博弈

“在新媒体碎片化的强势传播中,青少年利用手中的移动终端,通过发达的社交网络可以随时随地占领话语阵地、进行意见表达,他们善于表达,也希望被关注。”田园认为,艺考为高中生提供了一个自我展示的平台,与高三压抑的备考生活形成鲜明对比,对于一些正处叛逆期的高中生而言,像是一种松绑,让考生有机会提前释放内心压抑的自我。


“不过喜欢看节目和靠这个吃饭还是不一样的。”几年的专业学习让张泽寰清晰地看到了激烈的从业竞争压力。“渴望成名的人那么多,真正成名的却那么少”,即将大四毕业,她还是打算通过读研增加自己的就业竞争力。


艺考培训打造“高考捷径”


“很多机构打出的旗号是,即使你的文化课只有两三百分,也完全有可能考上一所大学甚至是名牌大学,这就吸引了很多家长和学生的眼球,也使得为了上大学而参加艺考的考生数量增多,这就像是全社会功利心的一次集中彩排。”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张志远(化名),如今已是一家电台的主播,同时也是一家艺考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在他看来,艺考热度袭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艺考培训机构的疯狂生长。


调查显示,我国艺考生中,有艺术兴趣的只有10%左右,相当部分艺考生选择集中参加艺考培训,通过艺考后再突击文化课成绩。


张志远向记者介绍,在艺考的四个分类中,音乐学类和舞蹈学类,多需要长期的艺术培养与积累,短期内难以速成;而美术与设计学类和戏剧与影视学类则相对“短平快”,也因此成为各类艺考培训机构的主攻方向。


“一些机构的培训模式是应试化的,并没有让学生的艺术潜质得到发挥,也没有让学生的艺术自由度得到提升。学了之后很多学生反而是被‘框住的’。”张志远认为,很多培训机构将艺术人才“领进门”的方式均存在偏差。


此前,教育部已对艺考政策进行晋级调整,艺考的文化课门槛进一步提高。中国传媒大学在今年的艺考招考中,播音与主持艺术、表演、音乐学等专业均增加了考查综合素质的笔试项目,是否录取要综合高考加笔试的成绩。


不过,在教育学者熊丙奇看来,于现行高考制度框架下调整艺考升学标准,并未触及实质问题。“这和普通类高考调整考试科目和分值一样,每一次调整都被赋予重要价值,但由于按总分录取的方式不变,结果是应试依旧。而且,在适应新的考试要求后,过往的乱象会以更高级的形态呈现。”


编辑:尹思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