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上最漫长的归家“逆行”——哈铁列车长李树伟日记本上的春运故事

新华社哈尔滨2月7日电 题:铁轨上最漫长的归家“逆行”——哈铁列车长李树伟日记本上的春运故事

新华社记者邹大鹏

路越走越长,家越来越远。

当旅客们踏上列车返乡团聚时,哈尔滨铁路局海口车队列车长李树伟却与队友们开始了最漫长的归家“逆行”。

听说要聊自己的故事,跑了24年车的的老李连忙摆手挥着笔记本:“半辈子都给了这条路,没啥可说的,真没啥可说的!”拗不过一再坚持,他终于同意记者在车上跟着他“潇洒走一回”,但这一路却是坎坷异常。

Z114/2次,往返于哈尔滨和海口,途经33个站点,单程跨越4000多公里,最长运行时间52个小时,是全国路网中目前运行时间最长的一次列车。5日10时50分,列车缓缓驶离哈尔滨站站台,在车厢里巡检的李树伟在小本子上写个不停。

“60多岁的儿子带个80多岁的爹,别说爹,就连儿子爬上中铺都难,先把这些重点旅客信息记下来,再赶紧查看空铺情况,实在不行就得动员好心乘客帮忙换到下铺。”每年春运,都有大量“候鸟老人”奔赴海南养老,安全、平稳、廉价的火车成为首选,各种求助信息也被逐一记好。

不仅如此,各类安全注意事项也写满了小本子:“7车30号、34号铺位两个儿童打闹,提醒家长要防碰伤、开水烫伤”、“15号铺位行李怕热,放在了车门处提醒防盗”、“多个车厢有饮酒旅客,做好应急”……对乘务员的每次叮嘱,也是对返乡人的一份关切。

然而,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晚21时左右,一名醉酒旅客开始在车上耍起酒疯。

“委屈当饭吃下肚,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关键是酒大伤身,怕一些没人陪伴的乘客醉酒后发生磕碰、脑卒等危险,只能一边挨着骂一边重点陪护。”天生热心肠的李树伟脸庞黝黑,总是挂着笑容的嘴角微扬露出两行白牙。

6日凌晨3点多,完成交班的他甚至来不及与记者打招呼,爬到休息区的铺位上倒头就睡。“18节车,1000多人,加上我一共35个兄弟两班倒,实在是太累了。”醒来时沙哑的声音中仍透着疲惫。

连续5年没有在家除夕守岁的他深知过年团聚不易,每次离家都会悄悄倒计时。“太久不在家过年,说起来这感觉都麻木了!”李树伟把头扭向窗外,“只能打个电话给老妈、媳妇和儿子了。”

“节后休息带他们出去旅行一次吧,算是弥补亏欠!”“全家唯一一次集体旅行是去年儿子考上大学后去大连,太远的地方休假时间不够,折腾不起。”在与记者交流的间歇,老李开始自学沿途方言,“许多上了岁数的当地乘客只会讲方言,怕播报时他们听不懂错过,重点提醒一下。”

7日,到达海口站的班组立即开始卫生整理等工作,为当天返回哈尔滨做准备。“队友们在车上一起吃年夜饭,也挺热闹,哈尔滨客运段给我们准备了水果、瓜子、饺子和"硬菜",春晚等回头看重播吧。”车上新贴的春联透着浓浓年味。

除夕夜,月照归人,灯火通明的列车穿梭在铁轨之上。烟花爆竹声中,许多和老李一样的铁路人重复着“没啥可说”的春运故事,只为平安地把游子们这一年的乡恋捎回家,尽情地细品乡音、诉说乡愁。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