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特写(组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航运业内人士曾苦嘲,沪指从5000点下探至3000点以下“弱爆了”,因为BDI指数已经从2000点跌到300点以下的“冰点”。

BDI指数系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干散货指数,由几条主要航线的即期运费加权计算而成的重要运价指数,反映即期市场的供需行情,有大宗商品的“晴雨表”之称。

具体来说,BDI指数反映出以钢材、纸浆、谷物、煤、矿砂、磷矿石、铝矾土等民生物资及工业原料为主的散装船运输情况,而散装航运业营运状况与全球经济景气荣枯、原物料行情高低息息相关。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各国政府和央行不能用货币或者理财政策左右BDI指数走势,因此BDI指数更能真实反映全球经济实态。此前也有学界研究者发现,BDI指数与上证指数的相关系系数达到0.8以上,且与上市公司的股价价格成正相关。

BDI指数屡创新低,大宗散货市场持续低迷,市场运力严重过剩,港口航运业进入无可回避的寒冬。

上海航运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报告也为港口航运业的低迷提供了佐证,根据该报告,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航运景气指数为83.37点,已连续四个季度处于不景气区间;中国航运信心指数为51.44点,连续四年半处于不景气区间;中国的船公司、港口企业和航运服务企业的景气指数值均处于不景气区间,整体经营情况不断恶化,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该报告对2016年航运市场延续了悲观预期,并且指出当前超过六成的干散货海运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近四成的干散货海运企业流动资金长期处于紧绷状态,而企业融资的难度与成本都已经非常高,已有相当一部分干散货海运企业绷在破产边缘。

回顾2015年,全球有多家老牌航运公司已经撑不住了,据此前媒体报道,2015年2月初,丹麦老牌航运商Copenship申请破产;2月同期,大连威兰德航运公司于美国德克萨斯州正式申请破产保护;3月,韩国最大干散货航运商之一,大波国际航运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7月,韩国三善航运公司Samsun Logix6年来第2次向法庭申请破保;9月,船东英国Ceona Offshore旗下的9家子公司已进入接管程序;9月29日,日本干散货航运公司第一中央汽船株式会社及其全资下属Star Bulk Carrier Co. SA已向当地法院提交申请破产,进行债务重组流程。2016年1月12日,伦敦上市的商品交易商嘉能可(Glencore)将航运相关企业的破产潮推向高点。

国内2015年造船业的行业性大规模破产潮也印证了BDI指数的全球性。2015年3月,泰州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东方重工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还是3月,中国最大的外资造船企业STX大连造船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债务规模240亿元;5月,浙江知名的民营造船企业正和造船也向法院提出了重整申请;7月底,中国主要化学品船厂明德重工宣布破产。界面新闻此前也就造船业的破产情况进行了深度报道——《船陷舟山》。

2015年11月,舟山主要的造船公司舟山五洲船舶修造公司申请了破产,成为首家面临清算的国有船厂。根据一份不完全的统计显示,最近两年,舟山停产或破产的造船业公司已有8家,截至2015年11月底,登记在册的舟山规模以上船舶修造企业仍有54家,其中也包括五洲与正和。

港口航运公司是不是真有那么惨?

在舟山西南方向的1500公里之外,广州市南沙区在广州市政府和广州港务局的大力推动下,正在积极推进广州港作为“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规划。作为港口航运业状况的一个重要样本,界面新闻记者对广州市南沙区进行了走访。

根据广州港务局信息公开披露的2015年全年获得港口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名单,有267家企业获得了港口经营许可证,其中58家办公地址在广州南沙区,其业务都围绕着船舶服务、集装箱装卸仓储、货物运输等几大方面。南沙新区概念股中,所属港口航运分类的主要有中远航运(600428.SH)与中船防务(600685.SH)两家上市公司。

南沙区的小虎岛重点发展化工企业,聚集着建滔(番禺)化工有限公司、广州中石油鸿业储运有限公司和广州小虎石化码头有限公司等一系列以化工产品生产和进出口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岛上公司拒绝公开生产数据,但均表示生产正常。装载化工产品的巨型火车时不时在小虎岛空无一人的街道轰鸣而过,它们承载着将产品堆往码头仓库或将码头的原料运回公司的任务,除了浓浓的化工味,小虎岛上的企业沉默地生产运输着,没有任何一家企业门口张贴着停业或者经营异常的通告。

界面新闻记者还走访了位于南沙开发区港前大道的广州南沙货运实业有限公司。这家95年成立的企业在南沙已经扎根20余年,宝钢集团是其主要客户,有着自己的万吨级的码头、堆场、仓库和车队,提供船舶服务,集装箱装卸、堆放、拆拼等服务。

临近春节,该公司的码头堆场集装箱数量已经不多,该公司业务负责人介绍称,2015年该公司的经营状况“增长不如意,只有6-7个点的增长,新客户难以发展,大形势不好,短期内很难有突破。”但是该公司认为对渡过艰难时期有信心,预计2016年下半年业务会复苏:“上半年这个情况(改变)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等(下半年)情况变好。”该公司业务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说。

至于周边同行的情况,已经在该公司工作了十余年的这位负责人表示周边并没有企业倒闭或者破产,大家的经营情况都算正常,只是总体增长不多。

航运业进入“冰河世纪”的呼声不绝于耳,与未上市企业“靠天吃饭”的被动局面相比,国内航运上市公司相对抗压,有更多招式应付“寒冬”。多家已发布2015年报预告的港口航运板块上市公司预喜,其中最受瞩目的尤属招商轮船(601872.SH)中远系及中海系两大航运集团则期望用重组带来新机遇。

港口航运业的“当红炸子鸡”招商轮船2016年1月22日发布业绩预告,预计15年业绩暴增450%-500%,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亿元,照此计算,招商轮船2015年净利润应在9亿-10亿元区间。招商轮船将业绩暴增归因为国际油轮运输市场持续景气,公司年初完成油轮合资公司China VLCC的组建、收购和接收新造VLCC油轮和油轮有效运力的大幅增加。

中海发展(600026.SH)同样年报预喜但增幅不及招商轮船,同时受BDI指数相关因素拖累,拟计提约不超过3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2016年1月29日,中海发展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0亿至4.00亿元,同比增长2.90%至28.60%。

中海发展作为国内最大的沿海原油和煤炭运输商,受益于2015年国际油品运输市场运价回升,相关营业收入同比有较大幅度增长。但中海发展同样受BDI指数下行的相关因素影响,该业绩预告指出:2015年四季度以来BDI指数持续快速下跌、屡创新低,市场环境十分严峻,基于航运市场现状及对未来市场走势的判断,中海发展管理层认为部分散运业务资产存在减值迹象,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目前初步估算,本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预计不超过人民币3亿元(小于该公司非流动资产总额的0.5%),计提前述资产减值准备将相应减少2015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并相应减少同期的资产净值,但对该公司2015年的经营现金流没有影响。

除了业绩因素,重组构成的基本面调整也使得一些航运股备受关注。停牌两年之久的长航凤凰(000520.SZ)终于重组成功,但主营业务由内河干散货运输变为疏浚吹填工程。2015年12月18日长航凤凰复牌后,其股价由停牌前的2.53元/股飙升至21.60元/股的高点。但与其股价飙升成对比的是其2016年1月28日公布的业绩预告,该预告显示15年长航凤凰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约97%,下降原因则主要是上年度,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有关债务重整收益计入当期损益。

港口航运上市公司的预亏亏损王目前是2015年预亏28亿元的中海集运(601866.SH),中海集运内部人员曾向《中国经营报》透露,由于经营状况不佳,该公司许多船员收入下降或处于半失业状况,只能寄希望于即将到来的中远集团和中海集团重组能为企业带来新的机会。据了解,作为重组后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旗下成员,中海集运将根据此前的重组方案,变身金融租赁平台,成为全球第三大集装箱租赁公司,但业绩扭转要到2015年的巨额亏损释放后才有望实现。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港口航运企业已逐步进入深度整合阶段,并且在航运市场低迷的情况下,深度整合状况仍将持续。中海系与中远系的重组方案复杂程度堪称中国资本市场之首,也是国内资本市场罕见的复杂交易。

重组涉及中远集团和中海集团旗下中国远洋(601919.SH)、中海发展(600026.SH)、中海集运(601866.SH)与中远太平洋(01199.HK)4家上市公司,根据中海董事长许立荣介绍,通过重组调整,中国远洋将成为全球第四大集装箱航运公司,集装箱将占全球运力规模的8%;中远太平洋在全球控股和参股运营的码头数量将达到39个,泊位数达到172个;中海集运转型为专业化的航运金融综合服务平台,集装箱租赁业务规模将排名世界第三;中海发展旗下的油运船队控制运力规模将居全球第一,超大型油轮船队运力规模全球第二。

港口航运研究专家、中山大学教授郑天祥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港口航运上市公司除了重组调整抱团取暖外,还应寻求新业务作为新的利润增长点,积极转型升级,发展跨境电商和港口航运电商等新兴产业。港口航运板块及其相关上市公司中,港口航运电商方面可关注中海集运、中海科技(002401)、中国外运(00598.HK)以及中国远洋(601919.SH),跨境电商方面则可关注外运发展(600270.SH)。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